美洲杯波胆_美洲杯波胆赔率
做最好的网站
来自 集团文学 2019-05-02 06:52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美洲杯波胆 > 集团文学 > 正文

三尺书台 说尽千载历史百年英雄八旬春秋 演遍跌

原标题:三尺书台 说尽千载历史百年英雄八旬春秋 演遍跌宕大戏悲喜人生

原标题:此后再无“下回分解”,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

摄影/本报记者 崔峻

图片 1

摄影/本报记者 王晓溪

图片 2

本报讯 (记者 祖薇)昨日,刚痛别相声大师常宝华,又惊悉评书大师单田芳逝世的噩耗。北京青年报记者9月11日从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经理肖建陆处获悉,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先生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,享年84岁。

惊堂木一拍,白纸扇一抖:“咱们言归正传!”

单田芳先生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天津,1953年毕业于沈阳二十七中学,本应继续攻读东北工学院,但因家庭变故未能完成学业。而后,他拜评书演员李庆海为师,走上了说书之路。期间在辽宁大学历史系(函授)学习,是当年少有的“秀才级”评书演员。1955年加入鞍山市曲艺团,并在此崭露头角。

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,享年84岁。

单田芳先生博采众长,勇于创新,探索前人不敢涉足的评书题材,形成了独特的“单式风格”。从艺六十余年来,单田芳先生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,共计12000余集,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;演播内容包罗万象,纵横古今:既有传统评书《隋唐演义》《大明英烈》《三侠五义》《白眉大侠》等等,又有根据研究创作的历史演义评书《百年风云》《乱世枭雄》等脍炙人口的作品。

图片 3

单田芳先生一生钟情评书事业——2000年罹患胃癌接受手术,胃被切掉了三分之二,硬是凭着康复训练,又一次重新站到书台上。之后,他仍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。这些作品,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,如《贺龙传奇》《血色特工》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。

单田芳于1934年出生,1953年毕业于沈阳二十七中学,1955年加入鞍山市曲艺团,并在此崭露头角。1995年,单田芳先生成立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,开评书艺术走向市场的先河。2000年,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,接受手术治疗后,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,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,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,如《贺龙传奇》、《血色特工》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。

1995年,单田芳先生成立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,开评书艺术走向市场的先河。2004年,单田芳先生被北京曲艺家协会特聘为名誉主席;2010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;2012年,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。

1934年出生于曲艺世家,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、作家。

单田芳先生录制的评书,艺术水平高超,题材广泛,数量很多,深受广大听众的喜爱。他的评书作品不仅在国内,在海外华人中也有一定的影响,甚至被书迷形容为“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”。

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。1979年5月1日,单田芳重返书坛。

2017年之后,单田芳的微博就久未更新了,直到五天前,他又在微博上发言,支持单氏评书传承人、女儿单慧莉的评书公开课。单老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发于9月7日。当时,不少网友看见单田芳更新还十分欣喜,并在下面留言称“单老师一定要长命百岁”。

1995年,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
北青报记者从单田芳先生治丧委员会处获悉,单田芳先生告别仪式将于 2018年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。

2000年,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,接受手术治疗后,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,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,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,如《贺龙传奇》、《血色特工》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。

刘兰芳姜昆悼念单田芳

2004年单田芳先生被北京曲艺家协会特聘为名誉主席。

与单田芳、田连元、袁阔成并称为“当今评书四大家”的刘兰芳在微博上悼念称,“惊闻单田芳先生作古,异常悲痛。我与单田芳先生相识六十年,在鞍山曲艺团一起工作三十多年。几十年来风风雨雨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单田芳先生艺术精湛、特别勤奋,他把毕生的心血全用在了评书艺术上,创作播出了一百余部评书作品,对评书艺术做出了卓越贡献,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评书的传承人。他的去世,是评书界的损失。单田芳先生千古!”

2007年1月26日,单田芳宣布收山,《老店风云》是他的收山之作。

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悼念称,“向单田芳老师的家属致以问候。单先生堪称评书大家,他的艺术造诣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愉悦、快乐知识与智慧。他语言塑造的艺术形象将永远成为曲艺艺术的瑰宝。单先生千古。”

2010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。

除此之外,六小龄童、潘长江、冯远征、严屹宽、朱广权等都纷纷转发单田芳先生去世的消息,并祝大师一路走好。

2011年,出版了自传《言归正传:单田芳说单田芳》。 代表作品有《三侠五义》、《白眉大侠》、《三侠剑》、《童林传》、《隋唐演义》、《乱世枭雄》 、《水浒外传》 等评书。

文字整理/本报记者 祖薇

2012年,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。

延伸阅读

从艺六十余年来,单田芳先生共录制: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,共计超12000余集,500多家电台、电视台播出,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,整理编著超17套28种传统评书文字书稿。

再无“且听下回分解”

图片 4

单田芳先生生前曾多次接受过北京青年报的采访,谈及他的家世,谈及他的轶事,更多的,是谈及他钟爱的评书。本版特地摘编2006年2月22日本报记者谭璐采访单田芳先生后撰写的《单田芳:且听这回分解》,让读者对单老有一个更充分的了解。

送走了这位全国闻名的表演艺术家,“评书四大家”就只剩下了两位。民间有句话流传: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。这句话大概改编自叶梦得对于词人柳永“凡有井水处,即能歌柳词”的评价,由此可以看出单田芳先生在听众之中的呼声。

“门里出身”

“评书四大家”是听众对我国四位评书艺术家的尊称,而一谈及这四位,有人就把相声界的“帅卖怪坏”四字套用在了他们身上——袁阔成的帅、刘兰芳的卖、单田芳的怪和田连元的坏。而缘何将单田芳先生的表演以一个“怪”字来总结呢?因为他的嗓音之怪,辨识度之高无人能比。

单田芳是“门里出身”。这是他们曲艺圈的行话,是说家里都是干这个的,拿今天话说就叫曲艺世家。他的母亲王香桂是东三省有名的西河大鼓艺人,临产的那天还在台上说着《杨家将》,单田芳差点就降生在书台上。他的祖父、父亲、伯父、叔叔、三个舅舅也都是搞曲艺的。拿单田芳的话说:“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耳濡目染,对曲艺就有"半仙之体"。”他5岁时就能小嘴吧吧儿地模仿着说上几段。

图片 5

可单田芳的父母却并不打算让他入行,想让他上大学,做阔差事,改换门庭。然而世事就这么难料,阴差阳错的,他还是入了行——那时候他父亲稀里糊涂地入了狱,母亲改嫁远走,作为长子的单田芳身上的担子可想而知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他刚一入大学就因病休学五个月,功课跟不上,特别是俄语学得最为差劲。

单先生出生于曲艺世家,外公是最早闯关东的那批民间艺人之一,母亲唱大鼓,父亲是弦师。看遍了家人在台下拿着收钱的笸箩招呼“捧场了捧场了”,他心里一顿委屈,觉得这和要饭的没什么区别。后来,他考上了医学院,却因生病上不了学,最终使命般地走上了评书之路。据说,单田芳先生的听众曾在一天之内达到1.2亿,如果将他讲过的近110部作品一天24小时连续播放,则需要差不多1.25年的时间。

单田芳父亲的朋友李庆海,也是一位曲艺界的前辈,当时就给他分析形势和他的短长,还从收入上算经济账,劝他下海。后来李庆海成了他的师父,给他取了艺名—单田芳。

技术,其实是指掌握事物的规律性。单田芳先生喜欢钻研,他保存、复制、修缮、增补了诸多传统评书,在此过程中抓住了传统评书的特点,更是发挥所长,融入了自己的思考,创作出一大批新时期评书。许多人非常喜欢的《乱世枭雄》便是他制作的新作品。又比如,单先生的小说《白眉大侠》,是他得了真传后的整理之作,他梳理了故事的逻辑,并制造了如北侠欧阳春之类的人物,使得小说大获成功。

“板凳王”

评书是一门语言的艺术,人物的塑造、场景的搭建、氛围的营造全倚靠着表演者的一张嘴。单田芳先生说书时不拘泥于原书,常有自己的发挥。他模仿的人物,个性十分鲜明,加上他沙哑的嗓音,给人以很强的感染力。小男孩们喜欢的武侠故事,在单先生的口里,变得生动起来。

也在那个时期,家里给单田芳娶了个唱西河大鼓的媳妇儿王全桂,在最初的两年帮他渡过生活难关。1954年,单田芳正式开说。一开始,他只有资格做“板凳头”,这也是行话,就是只能在非黄金时间段说。家学、天资、用功,加上台缘儿又特别好,一年后他被称为“板凳头大王”,一套接一套书都受到追捧,收入远超过正场演员。

一以贯之,融会贯通,求精求实,创新发展,此为手艺。从《三国》《隋唐》《大明英烈》,单先生讲了许多大英雄的故事,这些英雄人物都鲜活地存在于听众的脑海里。不仅如此,单先生还创造性地提出要讲“红色故事”,多讲讲新中国的来之不易、开国元勋的丰功伟绩等。在贺龙的女儿贺捷生将军的帮助下,他录了三百集《贺龙全传》,以评书作品的形式把开国元勋的生平记录下来。

“没个背”

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,2007年宣布收山,2010年又再度出山,半个多世纪以来,单田芳先生在舞台上塑造了无数人物,征服了不计其数的听众。但他对行业还是抱有清醒认识的。2013年,单田芳先生接受采访时说道:“这个行业确实不景气,书场越来越少,演员越来越少,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学。不只是年轻演员有问题,中老年演员也有问题。下工夫不够,缺乏精益求精的精神。”这不只是评书的困境,更是中国民间艺术的困境——久负盛名的大师有一二位,可愿意传承的学徒却不多。

那么多书单田芳是怎么背的?他表示,说书一般只记梗概,“谁有那么好的脑子?不可能,背不下来。但是我们记梗概,然后说的时候按照梗概即兴发挥去。往里头怎么填词,那就根据个人的功力了,可能你知识比较丰富、阅历比较广,加的那词就恰如其分,说得有血有肉,就更能吸引人。如果你没那种本事、没那种道行,那肯定你说得枯燥无味,就不受欢迎。同一本书说十回十回不一样,它不是固定的词。哪有个背啊?没个背。”

从前说: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。现在则变成了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。好的艺术作品需要广泛的传播。

本文由美洲杯波胆发布于集团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三尺书台 说尽千载历史百年英雄八旬春秋 演遍跌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