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洲杯波胆_美洲杯波胆赔率
做最好的网站
来自 集团文学 2019-11-06 07:34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美洲杯波胆 > 集团文学 > 正文

装在套子里的人

图片 1读《装在套子里的人》有感作文800字  生活中,有太多的人把自己装在“自制”的套子里,远离流言,远离浊世,避开一切对自己不利的人或事物,以找寻心灵的宁静与安全感,并自以为是地认为可以在套子里高枕无忧,安居乐业。可他们一旦遇到触及自我界线的“恐怖事件”后,就会在慌张忐忑中躲得更远,将套子勒得更紧。越多越复杂的事物使他们不由自主,畏惧地将套子勒得越来越紧。久而久之,他们在套子中感到窒息,却又不敢伸出头与别人在同一片蓝天下呼吸。他们尽力在套子中保护自我,却也像在服用慢性毒药一样将自己慢慢逼向绝望。  别里科夫的套子毁灭了自己,他是一个时代的畸形儿,时代造就了一个个的畸形儿,也让越来越多的畸形儿毁掉这个时代。套子里的别里科夫活在自己制定的规则中,他无法感受生活的趣味,也不愿去接触有欢声笑语的生活,内心过分的平静与孤寂,致使别里科夫在自己的套子中孤独死去,最终也没有得到他人的半点怜悯。  套中人是可笑的,可悲的,可怜的。  妈妈曾告诉我说,她高中三年都没有和男生说过话,男女之间是决不会坐同桌的,更别提嬉笑打闹在一起,简直是伤风败俗之事。我听完觉得不可思议,,那时的人太封建太胆小了。这些现在我们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事,放在以前那个套子年代竟会如此严重,真可笑。男女之间因封建关系不能沟通交流,结识朋友,与同学共同学习进步,这也是可悲的。封建制度下的人们是可怜的,盲目的约束已使人们失去本该有的快乐。  但套子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却又都是必不可少的。自己制定合适自己合情合理的套子可以适当的约束,控制自己。“不以规矩,不成方圆”,没有了套子的管辖,整个社会就会乱成一团,人们为所欲为,这将又会成为一大祸害。  总之,在适当的时机为自己选择正确的套子,严于律己,将更多的人从旧时代的套子中解救出来,同时也会拯救这个装在套子里的时代。装在套子里的人读后感400字  穿着雨鞋,带着雨伞。总是把脸藏在衣领后面,他就以这样古怪的打扮,封闭的形象,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。他歌颂过去,歌颂从来不存在的东西。  他只信奉政府的告示和报纸上的文章,他教的课程是希腊文,他同他所教的语言躲避现实的生活,他的口头禅是“千万别出什么乱子”他曾试图走出套子,打算结婚,最后却死于婚姻的失败,他是一个为自己编织套子的人,与世隔绝,可怜而又可笑的人。他胆小,懦弱,脑子里装满了对世俗的偏见,他害怕新事物,甚至连生活中的小事都能使他感到不安,他如一只携带着病菌的小白鼠,所有人都害怕他。他却也每天都战战兢兢的活着他是一个平凡的别里科夫,但他也是现实生活中的一类人,他们有着保守落后的思想,他们之忠于条文,畏首畏尾,害怕变革。他们总是一本正经地做着极为荒诞的事,但人总是要生活的,人总是要向前发展,文明才能进步,正如别里科夫之于科瓦连科姐弟,一个守旧,落后,愚昧,一个却敢想,敢说,敢做。  他们有先进的思想,主宰着新的生活,他们是整个社会的中坚力量,他们的出现如沉闷的午后突如其来的一阵清风,为压抑的社会,注入一种新的活力,给仍在迷茫中的人们带来了新的光亮和希望。装在套子里的人读后感  我读过一篇文章,叫《装在套子里的人》,在实际生活中,我也见过这样的人。他是我爸爸的一个朋友。书上说:“他也真怪,即使在最晴朗的日子,也要穿上雨鞋,带上雨伞,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。他总是把雨伞装在套子里,把表放在一个灰色的鹿皮套子里,就连削铅笔的小刀,也是装在一个小套子里的。他的脸也好像蒙着套子,因为他老是把它藏在竖起的衣领里。他带黑眼镜,穿羊毛衫,用棉花堵住耳朵。总之,这人总想把自己包在壳子里,仿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套子,好隔绝人世,不受外界影响。现实生活刺激他,惊吓他,老是弄得他六神不安。”  他把他的思想也极力藏在一个套子里。这种人心理上不快乐,老想着隔绝人世,不乐观。听见流言,说是中学出了事,他就一个劲地说:“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。”他那种慎重,那种多疑,那种纯粹套子式的论调,简直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。  是啊,装在套子里的人太多疑,太小心,太封建,太悲观,太谨慎。在这些人的影响下,人们不敢大声说话,不敢写信,不敢交朋友。  这种人性格孤辟,我们不能跟他们一样。装在套子里的人读后感改变世界很难,改变自己却很简单;去掉束缚心灵的套子,才能与地球同转。题记戏幕。灯光。场景。对白。还有,戏里的他。舞台上,他与风云共舞,邀日月同歌,或悲戚,或豪壮,种种皆有情,引得天地为之久低昂。舞台下,我平淡似水,静观山河动摇,星辰色变,任他举止尽收心底,任他衣袂舞动眼前,却始终沉默不语。但是,我却清楚见得华丽的衣饰下,他的表情复杂多样,仿佛包裹着僵硬的外壳,分不清是欣喜,还是忧伤。欣喜?忧伤?不知因何而起,我也不愿追问。仅仅是一场戏而已。戏里,他是主角,配角是所有其他的人,而观众,就只有我。这戏的名字,叫做历史。一金殿玉阶,珠翠琳琅。开场,他在那遥远的封建时代,扮演着主宰苍生的帝王。三呼万岁,四海归一,都是他的专有。俯视天下,他英姿飒爽,豪情万丈。然而千古一帝的神话,是他的艺术,亦是他亲手挖掘的坟墓。笙歌艳舞,海内升平,一片繁荣的景象下,却处处暗藏杀机。他见得国泰民安,见得五谷丰庶,却见不得半点黑暗,见不得一丝裂缝。完美的套子禁锢住了他再创霸业的雄心,他却从未想过挣脱。终于,坚如磐石的基业土崩瓦解,他却无力挽回注定的败局。幕落,戏终,留给我的只有他走向倾颓的背影。他叹,他悲,他怨上天不公!可他偏偏忘记,习惯了装在成功的套子里,甚至是用虚伪的完美自欺欺人,不思进取,才是最致命的一击。也许他至死都不会明白,欲改变世界,必先改变自己。二还记得断肠天涯的漫漫长路上,他的无奈,他的幽怨,零落成丝丝缠绵的秋雨,扬撒成片片哀婉的冬雪,将那平淡无奇的台词,传颂成千秋不朽的诗篇。他向往盛世,向往最本真,最纯净的心灵。因而对世间随处可见的丑恶,他嗤之以鼻,深恶痛绝。口诛之,笔伐之,他用最真实的举动表演出他的高洁之志。然而终究是清浊混淆,世事纷扰,世人怎肯受他声色俱厉的鞭挞,他自是孤立无援,备受排斥。于是他忧愤地选择以死明志,希望用血肉之躯为俗人敲响警钟,幻想牺牲自己换取苍生的安宁,笃信文人不死。但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愤世嫉俗者,却未曾增加多少仁人志士。固执的他永远装在至善至美的套子里,或许从未想过放眼现实,去发现生活中真正的美,因而成了理想的囚徒,无处可逃便只有一死。不知自视清高的他是否知晓,改变自己,才能改变世界?三百年之前,他也曾做过群众演员。蒙昧之时,他与四万万人一般,单调地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子,很满足,甚至是不加掩饰的自豪。他庆幸生于盛世,庆幸于做“天朝上国”的子民。所以他生来蔑视“番邦蛮夷”金发鹰眼的“草民’,对其“鄙陋之器”嗤之以鼻。但当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叩开紧锁的国门,当梦的破碎拨开浑浊的迷雾,他恍然间悟得真理:装在套子里的民族,其结果注定只能是灭亡。唯有摆脱束缚,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。于是他决心救亡图存,冲决网罗,以己之力挽回衰败的国运。烽烟再起,然而却是变革的光芒照耀中华大地。他从套子里挣脱,便迈出了从旧时代走向新时代的脚步。他改变了自己,更改变了民族,改变了世界。………历史的戏落幕了,现实的戏却一直在演着,我们每个人,都是主角。那麽我们是否如戏里的他一样,被捆绑住了太多太多?面对形形色色的束缚,我们是选择做装在套子里的人呢,还是挣脱枷锁,改变自己,让人生更有意义?但愿你我的选择都是后者,因为你我,都将成为历史,戏一落幕,我们便永远失去了重登舞台的机会。所以,卸下禁锢心灵的套子,别让它牵绊住你我前进的脚步,我们必定会改变自己并改变世界,创造生命的奇迹。

            装在套子里的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契柯夫

        我的同事希腊文教师别里科夫两个月前才在我们城里去世。您一定听说过他。

        他也真怪,即使在最睛朗的日子,也穿上雨鞋,带上雨伞,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。

        他总是把雨伞装在套子里,把表放在一个灰色的鹿皮套子里;就连削铅笔的小刀也是装在一个小套子里的。

        他的脸也好像蒙着套子,因为他老是把它藏在竖起的衣领里。他戴黑眼镜,穿羊毛衫,用棉花堵住耳朵眼。

        他一坐上马车,总要叫马车夫支起车篷。总之,这人总想把自己包在壳子里,仿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套子,好隔绝人世,不受外界影响。

        现实生活刺激他,惊吓他,老是闹得他六神不安。也许为了替自己的胆怯、自己对现实的憎恶辩护吧,他老是歌颂过去,歌颂那些从没存在的东西;事实上他所教的古代语言对他来说,也就是雨鞋和雨伞,使他借此躲避现实生活。

      别里科夫把他的思想也极力藏在一个套子里。只有政府的告示和报纸上的文章,其中规定着禁上什么,他才觉得一清二楚。

        看到有个告示禁止中学学生在晚上九点钟以后到街上去,他就觉得又清楚又明白:这种事是禁止的,好,这就行了。

        但是他觉着在官方的批准或者默许里面,老是包藏着使人怀疑的成分,包藏着隐隐约约、还没充分说出来的成分。

        每逢经过当局批准,城里开了一个戏剧俱乐部,或者阅览室,或者茶馆,他总要摇摇头,低声说:“当然,行是行的,这固然很好,可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。” 

        凡是违背法令、脱离常规、不合规矩的事,虽然看来跟他毫不相干,却惹得他闷闷不乐。

        要是他的一个同事到教堂参加祈祷式去迟了,或者要是他听到流言,说是中学的学生闹出了乱子,他总是心慌得很,一个劲儿地说: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。

        在教务会议上,他那种慎重,那种多疑,那种纯粹套子式的论调,简直压得我们透不出气。

        他说什么不管男子中学里也好,女子中学里也好,年轻人都不安分,教室里闹闹吵吵——唉,只求咱这事别传到当局的耳朵里去才好,只求不出什么乱子才好。

        他认为如果把二年级的彼得洛夫和四年级的叶果洛夫开除,那才妥当。您猜怎么着?他凭他那种唉声叹气,他那种垂头丧气,和他那苍白的小脸上的眼镜,降服了我们,我们只好让步,减低彼得洛夫和叶果洛夫的品行分数,把他们禁闭起来。到后来把他俩开除了事。

        我们教师们都怕他。信不信由您。我们这些教师都是有思想的、很正派的人,受过屠格涅夫和谢德林的陶冶,可是这个老穿着雨鞋、拿着雨伞的小人物,却把整个中学辖制了足足十五年!

        可是光辖制中学算得了什么?全城都受着他辖制呢!我们这儿的太太们到礼拜六不办家庭戏剧晚会,因为怕他听见;教士们当着他的面不敢吃荤,也不敢打牌。

      在别里科夫这类人的影响下,全城的人战战兢兢地生活了十年到十五年,什么事都怕。他们不敢大声说话,不敢写信,不敢交朋友,不敢看书,不敢周济穷人,不敢教人念书写字。

        别里科夫跟我同住在一所房子里。他的卧室挺小,活像一只箱子,床上挂着帐子。他一上床就拉过被子来蒙上脑袋。

        房里又热又闷,风推着关紧的门,炉子里嗡嗡地叫,厨房里传来叹息声——不祥的叹息声……他躺在被子底下,战战兢兢,深怕会出什么事,深怕小贼溜进来。

        他通宵做恶梦,到早晨我们一块儿到学校去的时候,他没精打采,脸色苍白。他所去的那个挤满了人的学校,分明使得他满心害怕和憎恶;跟我并排走路,对他那么一个性情孤僻的人来说,显然也是苦事。

      可是,这个装在套子里的人,差点结了婚。有一个新史地教员,一个原籍乌克兰,名叫密哈益·沙维奇·柯瓦连科的人,派到我们学校里来了。

      他是带着他姐姐华连卡一起来的。后来,由于校长太太的尽力撮合,华连卡开始对我们的别里科夫明白地表示好感了。

        在恋爱方面,特别是在婚姻方面,怂恿总要起很大的作用的。人人——他的同事和同事的太太们——开始对向别里科夫游说:他应当结婚。况且,华连卡长得不坏,招人喜欢;她是五等文官的女儿,有田产;尤其要紧的,她是第一个待他诚恳而亲热的女人。于是他昏了头,决定结婚了。

        但是华连卡的弟弟从认识别里科夫的第一天起,就讨厌他。

      现在,你听一听后来发生的事吧。有个促狭鬼画了一张漫画,画着别里科夫打了雨伞,穿了雨鞋,卷起裤腿,正在走路,臂弯里挽着华连卡;下面缀着一个题名:“恋爱中的anthropos(社会科学)。”

        您知道,那神态画得像极了。那位画家一定画了不止一夜,因为男子中学和女子中学里的教师们、神学校的教师们、衙门里的官儿,全接到一份。别里科夫也接到一份。这幅漫画弄得他难堪极了。

      我们一块儿走出了宿舍;那天是五月一日,礼拜天,学生和教师事先约定在学校里会齐,然后一块走到城郊的一个小林子里去。我们动身了,他脸色发青,比乌云还要阴沉。

        “天下竟有这么歹毒的坏人!”他说,他的嘴唇发抖了。

      我甚至可怜他了。我们走啊走的,忽然间,柯瓦连科骑着自行车来了,他的后面,华连卡也骑着自行车来了。涨红了脸,筋疲力尽,可是快活,兴高采烈 。

本文由美洲杯波胆发布于集团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装在套子里的人

关键词: